跑得快微信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毕业论文 > 教育类 > 基础教育 > >

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要破解办学条件、治理方式和动力体系难题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认为,学校要建立学习共同。在这里,学生验探究,成长为终身学习者。教师进行专业阅读、交流探讨、合作研究,成为有坚定信念、博学多才的学者。家长和其他社会关系人坚持教育阅读,与师生构成紧密的学习共同体。学校还要建立民主型组织。课堂师生平等,在思维碰撞和互助合作中完成真实情境下的学习任务或项目研究。课程丰富,为个性成长提供多样选择。校园里,大家的事大家协商,大家的事大家治理,在民主协商和共同治理中成就一所高品质学校。

唐江澎曾到芬兰的普通高中参观,看到偌大的车间里,学生正在维修直升飞机。由此,他尝试由终而始,放眼长远,提出“五业贯通”的思路:把学生今天所学习的课业同他们在未来读大学时选择的专业贯通起来,把专业同他们在未来进入社会后安身立命的职业贯通起来,把职业同他们将在一辈子里建功立业的事业贯通起来,把事业同造福人类、心怀天下的志业贯通起来。最终指向培养出呼应国家发展、满足社会进步要求的人才。

    解决办学条件、治理方式动力体系等约束条件问题

有代表委员提出,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是有约束条件的。不解决约束条件,育人方式不可能发生大的改变。

张志勇指出:“办学条件、治理方式和动力体系,都是我们追求高质量发展所必须要破解的重要难题。”

他结合自己了解、调研的情况,提出需要在三个方面完善体制机制。一是进一步缩小办学条件差距,尤其是城乡之间的差距。张志勇建议:“适当提高义务教育的财政保障层级。义务教育管理‘以县为主’,但是义务教育的财政保障层级可以适当地向市级和省统筹教育经费来推进,特别要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投入。同时,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等财政政策,努力缩小省域之间的教育投入差距”。

二是必须坚持立德树人。它既是根本任务,又是基本规律。“追求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路径是什么?是尊重规律、依靠科学。”张志勇说,育人方式变革,说到底,是尊重教育规律以实现一个人全面有个性地发展。

三是健全动力机制,释放校长和教师的积极性与创造性。除了建立现代治理体系外,与教师关系密切的还有职务职称制度、编制政策、绩效工资制度等。张志勇提出:“提高高级职称的比例是一个方面,从根本上,建议教师工资待遇适当与职称脱钩。现在有些教师的奋斗目标似乎就是追求高级教师职称,因为职务职称与工资之间挂钩太紧。可以借鉴公务员职务和职级并行的办法,即使是中级职称,达到一定年限,也可以通过职级晋升获得更高的待遇。”

“现行的教师绩效工资制度以职称为核心,能否建立以岗位为核心、体现多劳多得、更加透明的绩效工资制度?比如说一位老师,完成课堂教学拿一份工资,当班主任拿一份工资,当教研组长还可以拿一份工资,等等。影响教师积极性的,还包括教师对学校管理的参与权、建议权、决策权。教师参与学校治理的体制机制还需要进一步健全。”

作为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中举足轻重、不可替代的关键任务,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性被受访者一再提及。

钟祖荣建议:“要进一步明确新时代教师的素养要求和专业标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四有”好老师、“四个引路人”等,这是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的总要求。在此基础上,高质量基础教育需要的高质量教师,其素养要求和专业标准还需进一步细化和清晰。

“教师素养要跟学生的素养对应一致。我们要求学生树立牢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师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首先就要坚定,要成为信仰,才能真正影响学生。世界上一些国家,对学生的能力要求和对教师的能力要求是一个模型,有它的道理。”

教师的素养还要回应经济社会发展对教育提出的新要求。李政涛将新时代教师素养概括为两个基本功,一是“大基本功”,二是“新基本功”。“‘大基本功’就是于漪老师所说的,新时代教师要有立德树人的大基本功。”“新基本功”,包括研究学生的新基本功,教学开放、重心下移的新基本功,教学资源捕捉利用提升的新基本功,“五育融合”的新基本功,等等。“教师没有这些功夫,很难走向高质量的教育、高质量的课堂。”

传统的教师培养方式也需要改变。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指出,教师培养要把握教师成长的内在规律和办法。他提出“职业认同+专业发展”的路径。职业认同,激活教师的发展动力机制;专业发展,包括专业阅读、专业写作和专业交往,提高教师的成长品质。

评价是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的“牛鼻子”。年初,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接受《人民教育》采访时提到,正在研制义务教育质量评价标准(县域义务教育、学校办学质量、学生发展质量三个评价标准)。代表委员和专家都非常期待。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任学宝认为,区域教育质量的关键在“结构性的质量”,在于区域教育发展生态以及教育内部的科学协调均衡发展。

学校教育质量的关键在“过程性的质量”,在于学校课程教学与管理的水平以及促进师生共同发展的水平。评价既要关注基础性,又要重视发展性;既要重视差异性,又要重视过程性。学生发展质量主要反映其全面发展的状况,是“结果性质量”和“过程性质量”的统一。既要关注学生的学习品质,更要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既要关注学生的成长环境,更要关注质量形成的过程与成本。

在李政涛看来,出台评价标准相对容易,关键还要有适合高质量发展评价方案实施落地的生态。“如果家长还是以分数、升学率来评价的话,教育发展就会受到掣肘。学校不能被动地适应家长,而是要扭转、改变家长的评价标准。”他认为,攻坚克难,最终要落到攻生态、克服传统理念上。但新生态、新体系的建构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要做好充分的打持久战的准备。(中国教育新闻网—《人民教育》记者李帆钱丽欣)

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要破解办学条件、治理方式和动力体系难题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